您好,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(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www.9ixiangsheng.com)
当前位置:就爱相声网 > 相声剧本 > 相声《大上寿》剧本台词-《大上寿》剧本下载

相声《大上寿》剧本台词-《大上寿》剧本下载

时间:2017-07-07    点击:

    甲:您是常先生?
    乙:是我。
    甲:咱们老没见了。
    乙:可不是嘛。
    甲:那天,我到你们家去了。
    乙:是啊?失迎了。
    甲:我一敲门,打里边叽哩咕噜出来一个人。
    乙:像话吗?出来的人穿高底鞋,那得说,叽得儿喀得儿出来个人。
    甲:对,打里边叽得儿喀得儿出来个人。
    乙:是坤道,是妇道?
    甲:老道。
    乙:嘿!是民族,旗装?
    甲:道装。
    乙:还是老道呀!是大脚,小脚?
    甲:两只大脚,两只小脚。
    乙:一个人长了四只脚!是爷们儿,娘啊们儿?
    甲:是个娘啊们儿。
    乙:什么打扮?
    甲:三十多岁,花旗袍,烫着头,那是谁?
    乙:那是我媳妇。
    甲:拄着文明棍儿,提着画眉笼子。
    乙:那是我舅舅。
    甲:两只小脚儿。
    乙:还是我媳妇。
    甲:留着两撇小黑胡儿。
    乙:还是我舅舅,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!
    甲:你媳妇跟舅舅一块儿出来了。
    乙:没你这么说的!
    甲:你媳妇认得我呀。
    乙:那还有不认识的。
    甲:“哟,我们当是谁呢,原来是爸爸呀。”
    乙:啊?
    甲:“他往东去了。二兄弟看见了吗?”我说:“没见着,我是打西边来的。”
    乙:瞧这别扭劲儿!
    甲:你媳妇说:“二兄弟,你怎么老不来了?”我说:“我妈不让我走邪道。”
    乙:什么?
    甲:往你们家去,净拐小胡同,不都是斜道吗!
    乙:不像话!
    甲:你媳妇说:“屋里坐吧!”我说:“是,我得先到上房去给老太太请安。”
    乙:不错。
    甲:你媳妇说了:“请安不行,得磕头。今天是我妈的生日”
    乙:是我们家老太太寿诞之日。
    甲:进门一看,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,长得跟你媳妇一模一样。
    乙:那是我小姨子。
    甲:正坐在板凳上,一位剃头师傅给她剃光头哪!
    乙:啊?
    甲:她怀里抱个小孩,剃头师傅给小孩剃光头哪!
    乙:你说清楚了!
    甲:她抱的是你儿子。我一看,得过去见见。
    乙:是呀。
    甲:“小姨子你好哇!”
    乙:什么?
    甲:那该怎么叫呀?
    乙:叫亲家姐姐。
    甲:“你好哇?什么时候来的?”(河北唐山口音)“我日儿个早半天来的。”
    乙:这是我小姨子?
    甲:那剃头师傅搭腔了。
    乙:这个乱哪!
    甲:我说:“我没问你,我问亲家姐姐呢。”你小姨子说:“姐夫--”
    乙:什么?
    甲:“他二兄弟,我们是昨天来的。”
    乙:你别大喘气行不行?
    甲:我说:“我得到上房给老太太拜寿去。”
    乙:是啊。
    甲:正这时,就听院里好几个人说话。
    乙:谁来了?
    甲:四位姑奶奶都来了。
    乙:年年都来。
    甲:买了不少寿礼。
    乙:买了些什么。
    甲:大姑娘买的羊,二姑娘买的是鹅,三姑娘买的是鸭,老妹妹买的是鸡。
    乙:哪回来都不空手。
    甲:我赶紧拎着大姑奶,抱着二姑奶奶,提着三姑奶奶,挟着四姑奶奶--
    乙:啊?
    甲:她们的寿礼。
    乙:你别大喘气行不行!
    甲:姑奶奶进屋拜寿,还要说上几句吉祥话。
    乙:是啊。
    甲:大姑奶奶说:“我以寿礼为题,从羊上找出套吉祥话来。一边一只羊,炕上坐着我的娘,今天吃了长寿面--”
    乙:怎么样?
    甲:“面长福寿绵长!”
    乙:真吉祥。
    甲:老太太说:“谢谢,谢谢!”这会儿二姑奶奶过来了。
    乙:二姑奶奶怎么说的?
    甲:也是以寿礼为题。她送的是鹅,她说了:“一边一只鹅,炕上坐着有寿的婆,今日吃了长寿面--”
    乙:怎么样?
    甲:“面长福禄寿三多。”
    乙:好!
    甲:老太太说:“谢谢,谢谢!”
    乙:该三姑奶奶的了。
    甲:三姑奶奶也以寿礼为题,她送的鸭,她说了:“一边一只鸭,炕上坐着我的妈,今日吃了长寿面--”
    乙:怎么样?
    甲:“面长富贵荣华!”
    乙:也很吉祥。
    甲:老太太说:“谢谢,谢谢。”该老姑奶奶了。老姑奶奶念过书。
    乙:有文化。
    甲:还有毕业文凭。
    乙:有资格。
    甲:她的词儿特别好。
    乙:那是错不了!
    甲:也是以寿礼为题,她送的是鸡。她说了:“一边一只鸡,炕上坐的……阎婆惜!”
    乙:啊?
    甲:“炕上坐着有寿的,今日吃了长寿面,面长寿与天齐。”
    乙:好!
    甲:老太太说:“谢谢,谢谢!”
    乙:别谢了!
    甲:全拜完了寿,该吃面了。
    乙:长寿面。
    甲:什么卤好呢?
    乙:羊肉卤。
    甲:往日羊肉卤行,今天不行。今天是你妈生日呀。
    乙:那吃什么卤呀?
    甲:给你妈两个油葫芦吧!
    乙:给你妈两个三叫驴吧!
    甲:什么叫三叫驴呀?
    乙:什么叫油葫芦呀?
    甲:油合卤。辣末儿,鸡丁儿,虾丁儿浸熟油。
    乙:这卤子好。
    甲:正在做饭啊,上房里打起来了。
    乙:为什么呢?
    甲:你儿子太淘气了,爬桌子上柜盖,啪!把老太太烟袋碰掉地下了,翡翠烟嘴摔了个粉碎。
    乙:那是我妈心爱的东西。
    甲:老太太心疼坏了,上去一巴掌,把孩子打哭了。孩子一哭,你媳妇在厨房听见了。
    乙:快过去劝劝吧。
    甲:你媳妇若是会办事呢,安慰老太太几句,把孩子拽出来就完了。她不会办事。
    乙:她怎么办的呢?
    甲:她往上屋一进,张开嘴--
    乙:就喊上了。
    甲:就唱上了。
    乙:唱什么哪?
    甲:唱[打牙牌]的调儿,老太太打孩子的词儿。
    乙:她怎么唱的?
    甲:“正在厨房来做菜,忽听上房吵起来,原来是老太太。叫一声老太太慢动手,小孩子年幼不明白,老太太想不开,咿呀咿子哟……”
    乙:别“哟”了!
    甲: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。什么,把我翡翠烟嘴给摔了,还说我想不开?她撸撸袖子,顿顿拐棍儿,把嘴一张--
    乙:就吵上了。
    甲:就唱上了。
    乙:也唱上了。她唱什么哪?
    甲:京剧的调儿,数落儿媳妇的词儿。
    乙:怎么唱的?
    甲:“听一言来气死咱,儿媳妇说话实在太野蛮,不说孩子反说我不对,摔碎了我的烟嘴儿,我拿什么抽烟哪!”
    乙:你别挨骂了!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