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(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www.9ixiangsheng.com)
当前位置:就爱相声网 > 相声剧本 > 马三立、赵佩茹相声《对春联》剧本台词下载

马三立、赵佩茹相声《对春联》剧本台词下载

时间:2017-07-07    点击:

    马三立、赵佩茹演出台词
    马:作一个相声演员可不容易——首先说口齿要清晰、嗓音得好。
    赵:脑筋啊还得快。
    马:对,另外呀,还得有文化。当然了,相声演员不必有太高的文化。
    赵:我们说相声的也没有多高的文化呀。
    马:可是也需要多认识几个字。有好处,你就不错呀,你的学问就不小啊!
    赵:嗨,我有什么学问啊。差的远呐。
    马:哎——客气、客气,他们所有这些个相声演员当中,赵佩茹,高。
    赵:嗨——高什么呀?您别捧我了。
    马:哎——不是捧,在所有说相声的人里面,他们谁也比不了您。
    赵:您知道。
    马:......当然啦,比我那还......差点儿。
    赵:不、不、不,您先等会儿吧——你是捧我呀是捧你自己呀?!——相声演员里我的学问最高,可比他还差点儿,这么说你比我们全高了?
    马:其实高也高不到哪儿去,也就高那么一点儿。
    赵:从哪儿看出来高呢?再者说了有学问没学问得别人说呀,有自己说的么?
    马:哎——认‘ZHER’多、知道‘SIR’多。
    赵:知道还‘SIR’多?
    马:你到天津你打听打听——我们这名写家“华、马、严、赵”,你打听打听……
    赵:你先等会儿,你说天津谁?谁?
    马:你不懂啊,我们——“华、马、严、赵”,写字儿的...
    赵:我不懂?我要是几岁的小孩你能把我唬住了,没经过、家大人也没告诉过,我在天津住几十年了我不知道?天津的四大名写家,华、孟、严、赵——华世魁、孟广惠、严修、赵元礼,这里哪儿有你呀?
    马:我就说华、孟、严、赵啊。
    赵:刚才你不是说华、马、严、赵吗?
    马:我...我说错了,说错了还新鲜?是华...华、孟、严、赵啊。华、孟、严、赵、马——后续的我,华世魁、孟广惠、严修、赵元礼、甘绵阳、杜小岑、刘道元...这都是名写家...马三立...我们这些位都是名写家。
    赵:您说那老几位我都知道,就您这马三立我没听说过。
    马:没听说过?你是没见过我写的字儿啊,我那会儿写字儿我学华世魁华老,他那个叫什么——颜体儿啊...知道他的字么?
    赵:知道啊——劝业场那块匾那不就华世魁写的么。
    马:对呀,那叫颜体么,我照那个练呐...我有那什么呀,那什么呀...就那玩意...
    赵:你有什么呀?你有贴饽饽呀是怎么着?
    马:就...就是那个...白底儿黑字的那个...那...这么厚的一本儿...折子啊...
    赵:那叫折子吗?他连帖都不懂!
    马:我说帖我怕你不懂,有帖。我那会儿写字我净学...学张伯扬...
    赵:谁?!
    马:张伯扬啊!
    赵:张伯扬?那你就不如学石慧茹了,石慧茹那艺术多好啊?
    马:我学石慧茹干吗?
    赵:唱单弦啊。
    马:我唱单弦干吗?我是说写字——学张伯扬。
    赵:张伯扬会写字吗?
    马:少见多怪么,你根本没见过他老人家写的字么——北京琉璃厂,两边那字号挂的匾差不多全是张伯扬写的。
    赵:对吗?你看清楚了再说——写琉璃厂那些个匾的那叫张伯英——前清的八顾,名写家张伯英。
    马:张伯英?我记得有个张伯扬来着?
    赵:张伯扬唱单弦的。
    马:噢——对、对、对,张伯英,我跟他学呀,我要叩他么...
    赵:我不懂什么叫叩他啊?
    马:叩头嘛,叩头拜师嘛!
    赵:你就说你拜他不就完了吗,还叩他?学这么一嘴炉灰渣子。
    马:就是叩头嘛,拜师嘛,人家也看得起咱、愿意教咱——咱说膀的立的啊......
    赵:你这什么词汇啊?膀的立的?大伙您听听,哪个有学问的一张嘴膀的立的?
    马:我跟你转文干吗?我跟你转文你听的懂吗?这可不就大白话么。我们写字的时候得...得这样,胳膊肘不能粘桌子,这叫悬肘你懂吗?
    赵:哪只手?这只手,右手知道不知道?他连哪只手写字都不知道。
    马:......我这只手也行,俩手都行。
    赵:我还没听说过俩手写字的呢。
    马:哎,我就行啊——“双手能写梅花篆字,太后老佛爷十分宠爱,封为御儿干殿下,加封九千岁之职...”
    赵:你说的这是刘瑾啊。
    马:对呀,我们就是要学他老人家,他是我们上辈,我们老祖先。
    赵:你怎么滥认祖先这不没有的事吗?你不姓马、你不马大学问吗?刘瑾姓刘啊,怎么会是你的祖先呐?你们祖先是马寡妇——开店的。
    马:你少理我,少理我!打这儿你别理我,我告你说你赵佩如你算完了,你哪点儿都好你冲这点儿你就完了——不尊重老前辈。
    赵:你算哪门子的老前辈呀?
    马:我没见过你这么当面耍笑的——“你呀、你呀?”,我给人写字那会儿人家甭提多客气了——“哟嗬,您来啦?请坐!”那么多人都站着呢单给我找一座,“请坐,快、快,倒茶...给对碗热的...”
    赵:还对碗热的?真够渴的。
    马:“端面去!”
    赵:您瞧这吃喝吧——端面去?当初请华士魁写字的时候没一个端面的啊!人家都是酒席,到他这儿一碗单勾卤全打发了。
    马:我不在乎那碗面,我主要在乎人这心——“端面、端面!快,给包蒜...”大个的、整头的紫皮儿蒜随便吃、不限制!
    赵:嗬——您瞧您这口儿,包蒜...弄一嘴蒜气哄哄的?这什么写字的呀?
    马:你甭管吃什么啦,就说我给人买卖家开张写的那副对联,好——北京,四九城轰动啦——“了不得啦!马大学问呐,这词儿写的可太好啦!哗——!”
    赵:您那是什么词儿啊这么轰动?那一定是出奇了?
    马:买卖家开张啊——上联是“生意兴隆通四海”...
    赵:好、好、好——下联是“财源茂盛达三江”吧?
    马:哎?我写这对子的时候你看见了?
    赵:我多咱看见了?
    马:没看见你怎么把我的词儿记住了?
    赵:你的词儿?你别不害臊了!打你母亲还没结婚就有这对子了!你的词儿?
    马:好!好!你...你...有本事你别走,你等着、你等着...
    赵:怎么着,找人打架?
    马:你就在这儿,你随便出个上联我马上能给你接下联!
    赵:你懂什么叫对子么?
    马:我当然懂了我干吗的呀,对子嘛——这边五个、那边也五个,这边十个、那边也十个,这边五十、那边也五十,这边五百、那边也五百...
    赵:我还没听说过一边五百的对子呢——没那么高的房顶你往哪儿挂呀?它对字对字嘛,废话,一边五个、一边七个那叫什么玩意儿啊?得对字你知道么?
    马:我当然知道了,对字吗,这你难不倒我,我懂啊,我干这个的。
    赵:比如说我们上联有个上,你对什么?
    马:下呀!这...嗤...上对下么,这还用问么,死归对儿啊——上对下么,前对后、高对低、左对右、老对少、文对武啊,你呀不行。
    赵:我上联有个天?
    马:地呀!你考我,嗤!天对地呀!这还用说吗——天对地、雨对风,大路对长空,雷隐隐、雾蒙蒙,开市大吉、万事亨通...
    赵:得、得、得,您瞧哪有有学问的人这模样啊?
    马:讲义、讲义!
    赵:甭讲义,我上联有个言?
    马:盐啊?我给你对醋,盐要对酱那算砸了,盐——咸了、酱也是咸的。盐我这儿对醋,油盐酱醋,五味调和。
    赵:我上联有个好?
    马:好——歹呀,好要对坏那算栽了,歹,好歹贤愚,这是一个成(Ceng)语。
    赵:成语!我上联有个事。
    马:仕?我给你对炮,你那儿支仕,我拨炮,你跳马,我出车...
    赵:好么又下上了,我这五个字连起来就是“上天言好事”。
    马:上天言好事?“回宫降吉祥”——灶王龛,我四岁就会,俗套子活。
    赵:什么你四岁就会呀?你对回宫降吉祥了吗?我说上你对的什么?
    马:下。
    赵:天?
    马:地。
    赵:言?
    马:...醋。
    赵:好?
    马:...歹。
    赵:事?
    马:...炮。
    赵:上天言好事?你那个呢?
    马:下——地——醋——歹——炮。
    赵:你让大伙听听这叫什么玩意儿?
    马:下地的时候那醋把炮逮着了,逮它么。
    赵:不象话!你这叫什么对子啊?
    马:不象话呀,就这个、就这个,这怨你、这怨你你知道么,你这叫发坏,成心往外掏坏,上天言好事你不一块说,你一字一字地往外蹦,你跟我这儿破闷儿玩儿,弄一下地醋歹炮这赖谁呀?这得赖你,你这叫蔫损坏!各位,马大学问这就算栽了么?不是——纯粹是你蔫损坏!别这样,咱们之间别过这个,咱跟咱甭来这个,学点儿好,学点儿好的,哎——学唱戏罗倌别学泼皮烂人嫌。
    赵:行、行,算你有理,那我可说上联了。
    马:你随便说,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给你对下句,我要没词儿了、我说不上来了...我...给你一毛钱。
    赵:我要你一毛钱干吗?那我可说上句了?
    马:你敞开了说,你照一百个字儿说!
    赵:一百个字儿?我没那么长的气儿。你老觉得字多就难,不对,字越少越难说——你听这个,俩字儿——羊肉。
    马:完啦,嗤!萝卜。
    赵:我这可有讲究,羊肉它是个吃物。
    马:萝卜也是吃的呀——羊肉熬萝卜多好啊。
    赵:哦——你再听这个——胡琴。
    马:萝卜(锣钹)。
    赵:你这可不象话——胡琴是个乐器。
    马:锣钹呀——敲的那锣、打的那钹。
    赵:哦——你再对——绸缎。
    马:萝卜(罗布)。
    赵:绸缎是布匹。
    马:是啊,罗布呀,纱罗洋纺、尼龙布匹呀。
    赵:岳飞。
    马:萝卜(罗布)。
    赵:你这不象话,岳飞你也对萝卜?岳飞是个英雄。
    马:罗布啊——《木莲僧救母》,木莲僧是谁呀?
    赵:傅罗布...
    马:噫!着啊——忠臣配孝子!
    赵:你嘀咕什么呀?再听这个——一二三四五六七。
    马:这怎么回事儿?
    赵:就为躲你那萝卜,我要是六个字你来仨萝卜就算对付了,我这是一二三四五六七,七个字,你横不能来仨个半萝卜吧?
    马:一二三四五六七呀——萝卜快了不洗泥!
    赵:你这叫什么对子啊?
    马:没有一个字俩字的最少仨字儿。
    赵:好,我说一个仨字儿的——马牙枣。
    马:羊角葱。
    赵:我这马牙枣可是吃的。
    马:羊角葱也是啊!
    赵:能对的上吗?
    马:太能了,你瞧啊马牙、羊角,枣、葱——马牙枣八月的、羊角葱二月的,马牙枣秋天的、羊角葱春天的,马牙枣树上的、羊角葱地上的,马牙枣红的、羊角葱绿的,马牙枣甜的、羊角葱辣的,马牙枣...
    赵:你怎么那么贫啊?碎嘴子!告你我这可还能加字——马吃马牙枣,马牙枣熟了掉在地上让马给吃了。
    马:羊啃羊角葱。羊角葱在地上长着让羊给啃了。怎么样?
    赵:哦——!好!
    马:嘿嘿——“虽不中,而不远矣,不知未矣...”
    赵:慢点晃,晃多了它可泻黄啊。你听这个——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。
    马:怎么意思?到底往哪儿飞呀?
    赵:这不是胡说,北雁南飞——北边的大雁朝南边飞,翅膀朝哪边?东西,它不可能不动啊,飞的时候是上下飞的,所以叫——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。
    马:听我的,下联有了、下联有了、下联有了。
    赵:有了你倒是说呀!
    马:——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。
    赵:哦——上下?
    马:高低。
    赵:高低?
    马:上下,嘿嘿——“虽不中...”
    赵:“...而不远矣。”
    马:哦?这个也泻了?
    赵:嗨——!你再听这个——小老鼠偷吃热凉粉。
    马:改大白话啦,不象话。没劲。
    赵:没劲呀?你别看它话白这里可有学问——小老鼠,有这么大的老鼠叫什么?
    马:叫老鼠。
    赵:有这么小的呢?
    马:它也叫老鼠。
    赵:它老么?
    马:它不老。
    赵:它叫什么?
    马:它叫老鼠。
    赵:你能叫它少鼠么?
    马:不能。
    赵:有在锅里炒着吃的凉粉它叫什么?
    马:它也叫凉粉。
    赵:它凉么?
    马:它不凉。
    赵:它不凉它叫什么?
    马:它叫凉粉。
    赵:对呀——所以这就叫“小老鼠偷吃热凉粉”。
    马:听我的——短长虫缠绕矮高粱。
    赵:你这又怎么讲呢?
    马:短长虫——有这么长的长虫你叫它什么?
    赵:长虫。
    马:有这么短的长虫你叫它什么?
    赵:三寸长的那也叫长虫。
    马:它长么?
    赵:它不长。
    马:不长它叫什么?
    赵:它叫长虫。
    马:矮高梁——有一人多高的高粱叫什么?
    赵:叫高粱。
    马:有刚发芽的高粱你叫它什么?
    赵:也叫高粱。
    马:它高么?
    赵:...它不高。
    马:它叫什么?
    赵:...它叫...高粱。
    马:对呀——这就是“短长虫缠绕矮高粱”,上联是有小有老、有凉有热,下联是有短有长、有矮有高,嘿嘿——“虽不中..."
    赵:你一会儿不晃你难受是不是!这回我再说一个字多的,听着啊——说"空树藏孔、孔进窟窿、窟窿孔、孔出窟窿、窟窿空"。
    马:又改绕口令啦?
    赵:谁说这是绕口令啊,我这上联有讲——话说孔圣人周游列国,有这么一天啊走到一片荒野里,突然天降大雨,没有地方躲呀,可巧路边啊有棵老树,圣人啊就藏在树窟窿里——这叫"空树藏孔、孔进窟窿","窟窿孔"呢——树窟窿里有了孔圣人了,这不是"窟窿孔"么;"孔出窟窿"——雨停了,圣人出来了,所以叫"孔出窟窿","窟窿空”呢——圣人出来了,树窟窿空了,所以就是"空树藏孔、孔进窟窿、窟窿孔、孔出窟窿、窟窿空"。
    马:哎-哎-哎!缓气呀!好么,差点儿憋死!听我的——“日吧嗒、哐哗啦、喀嚓、扑通、哎哟、卜卜卜、滋滋滋”
    赵:你这儿发疟子啊?!不象话!
    马:怎么不象话啊?
    赵:字数对不上,不是缺一个就是多俩?
    马:不可能,你那多少字儿?
    赵:你数啊——"空树藏孔、孔进窟窿、窟窿孔、孔出窟窿、窟窿空"。十八个字儿。
    马:你瞧我这个,它要是十七个、或者是十九个字儿,那叫什么玩意——“日吧嗒、哐哗啦、喀嚓、扑通、哎哟、噗噗噗、滋滋滋”
    赵:也是十八个字儿,可怎么讲呢?
    马:你听着啊——想当初啊,就在这个去年夏天...
    赵:你这叫什么话?去年夏天怎么叫想当初啊?
    马:我听人家讲什么事儿都爱说想当初啊?
    赵:人家那说的是古时候的事儿,你这个去年夏天那不叫想当初。
    马:就是去年夏天的事,在我们的院子里呀苍蝇、蚊子、跳蚤、蛾子、小咬、知了、马蜂啊、呱呱枣儿啊、燕么虎啊、屎壳郎啊满院子这么一通乱飞...
    赵:好么!
    马:"日吧嗒"——一只屎壳郎啊撞我们家纱窗上了,日——吧嗒;"哐"--我一害怕把茶杯淬了,哐——"哗啦"——把沙锅砸了--哗啦;"扑通通"——我解炕上掉地下了--扑通通,"哎哟哟"——硌着我腰了--哎哟哟,"噗噗噗"——我摔出仨屁来,"滋滋滋"——崩死仨耗子。
    赵:你别挨骂了!

    相声《对春联》视频全集:http://www.xiangshengw.com/xsdq/duichunlian/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