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(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www.9ixiangsheng.com)
当前位置:就爱相声网 > 相声剧本 > 相声《吹牛》剧本台词-《吹牛》剧本下载

相声《吹牛》剧本台词-《吹牛》剧本下载

时间:2017-07-07    点击:

           甲:你好,我们好久不见面了,这些年过的还好吧。
      乙:哈哈,是你呀,多年不见,也没怎么变啊。
      甲:你也是呀,还是以前那副操型。
      乙:还是那老毛病,没有一点改变性的进步,那叫造型,什么操型,以后在别人面前可别冒傻了。
      甲:哈哈,秉性难移吗,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。我要是听着别人的话看着别人的脸色办事,今天就不可能有好车自由自在的开啊。
      乙:也是,我就后悔以前太傻,处处察言观色,在领导面前惟命是从,结果领导出事了,我也搭进去了;这不,前两三天才出来;哎,工作没了,人格也没了。我真是糊涂啊。
      甲:你这不能全算是糊涂,是点败,一时倒霉,就你这副嘴脸,还有别的领导会重用的。哈哈。你就回家每顿饭半斤二锅头,在醉生梦死中等着好消息吧。
      乙:是吗,那我这就买酒去,你陪我喝去。
      甲:别,别,我戒了,戒了,不喝,点酒不染。
      乙:就别瞎扯了,你要是戒酒了,天下就没有喝酒人了,也就没有醉酒闹事的了,公安法院等机关都得关门了;走,喝去;我还不知道你啊,当年我们在机械厂工作的时候,你酒喝的多了,叫一个女同志“大姐”叫成了“阿姨”,结果那个女同志一生气让你叫奶奶,并且让你当众道歉,你还耍男人味,结果那个女同志抱紧你的胳膊,一到人多的地方就直叫你老公。
      甲:是呀,现在想起来都是记忆犹新呀。她深深伤了我年少的心。害的我差点跳楼了。
      乙:哈哈,那时也是你点败,该你倒霉。不过,那时咱们机械厂的女同志都刁钻的很,惹不起呀,领教过的人多了啊,你当时遇到的吗,就算是小菜小酒伺候了。
      甲:可不是吗,那时侯咱们机械厂的女同志们被称为“男见愁啊!”现在还是那样呀。这不,前几天,咱们机械厂里那个最漂亮的女同志开车和我一起出去兜风,那个,我们机械厂最漂亮的那个,就是和我们一届进厂的那个,她爸是副县长的那个。你想起来了吗?
      乙:啊!啊!是她啊,我想起来了,我追了一年没追到手,你接着追,结果一样被骂的狗血喷头的那个女同志。对了,你怎么和她勾搭上了,你们之间的关系正常吗。
      甲:这是什么话呀,什么叫勾搭,那叫好上了。
      乙:是,不叫勾搭,叫好上了。
      甲:什么叫关系正常吗,那叫?
      乙:那叫什么呀?
      甲:呵呵,呵呵,那叫,呵呵,也算是正常吧,反正她说爱我,我从来就没有放弃她。就那样,啊,就那样。
      乙:哈哈,你小子还真没看出来还是个男人啊,爱一个人,一直追,厚着脸皮子追,竟然还得手了。嘿嘿,老兄,实话说,你是不是也是外面彩旗飘飘,家中红旗不倒啊,她只是你众多情妇中的一个罢了。
      甲:什么话,什么话啊!看我不抽你才怪。
      乙:哎,哎,老兄,何必动这么大的火,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吗。别急,可千万莫急呀。你接着说下去,你和她一起出去兜风怎么了,老兄,接着说,接着说,来坐,坐下接着说。
      甲:这还差不多,那我就不批评你了。
      乙:呵呵,不用了,你就接着说就是了。
      甲:那我就说了啊。
      乙:说就快说吗,怎么婆婆妈妈的。
      甲:呵呵,没办法,没有办法呀,讨了漂亮媳妇的男人一高兴都会变的婆婆妈妈。
      乙:等一等,你刚才说什么来着,讨漂亮媳妇,谁呀,是不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个,厂里最漂亮的她爸副县长的那个。你也真是的,开始还挺含蓄的吗,你就直接说她是老婆就得了吗;还那个那个的,羡慕我呀,你也真够恶心的。呵呵,呵呵。
      甲:是她,就是她,没错。不过,我们还停留在谈情说爱的阶段,她说还没有想好,也从没有想过结婚。
      乙:什么!都奔四十多的人了,还没有想好,没有想过结婚,不是脑袋有,呵呵,不过,她说的对,我赞同,那你就一如既往的追吧,老兄,继续追,好好追啊,可别犯傻,她可是个好女人呀,你得逞了会幸福的。别像我,自打结婚的第二天起,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,我那老婆比过去咱们机械厂的那些女同志们还刁,我一个大男人,竟然糊糊涂涂的成了家庭主妇了,唉,社会的伤疤呀。不过还好,我因经济案件蹲大牢的这些年,她竟然没有跟着别人跑了,一直等我到我从监狱里出来。她是个好人啊,她感情专一,她是真的爱我,她。
      甲:老兄,这就对了,你应该高兴啊,应该报答人家,这么好的老婆,不多了。她这样的爱你对你,你就是以后再因为经济案件蹲了大牢,也不用担心家庭会失散啊。
      乙:你说什么啊,你再说一句我听听,看我抽你。
      甲:哎,哎,老兄,你可没有发脾气的习惯啊,莫急呀。
      乙:什么话呀,这是。
      甲:呵呵,老兄,可我就不一样了。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毅然决定离开部长职位,决定下海经商吗。
      乙:呵呵,不知道,你没有说过,你说说。
      甲:我对象那么漂亮,对吧,我怕我有一天也因经济案件蹲了大牢,对象被别人追啊,更怕被别人给追跑了。
      乙:呵呵,老兄,你还是把她和她,不,是你和你,不,是你和她开车出去兜风怎么了,后来怎么了,接着说。
      甲:那我就接着说。
      乙:你接着说,别再婆婆妈妈了。
      甲:呵呵,那天,她带我开车出去兜风,我们在车上有说有笑,结果她突然大叫:不好!我抬头一看,妈的,前面是出城前最后一个交通灯啊,灯是红的,我们的车竟然停在路中央。我就瞅着那个值勤的胖家伙,交警,心里暗叫倒霉,看那家伙满脸肥肉,耷拉的嘴巴,摇摇摆摆的向我们走来,我想今天肯定完蛋了。都说开车的最为倒霉的事就是被交警拦下啊,可我们今天遇的这个,更倒霉。我就想今天肯定完蛋了。我绞尽脑汁为找一个合适的理由琢磨到了肝肠寸断。这个时候,那家伙已经走到我们车旁边,大拉着一个死驴脸轻而易举的对我对象说:“罚款,一千块钱,快交。”说完他他妈的还补了一句:“对了,一千块还是不开发票价,开发票再加百分之十八的税金。”
      乙:呵呵,够倒霉的,你们那天啊,就是点败。
      甲:我一听就头大了,闯个红灯一千块,这真是天大的笑话。
      乙:呵呵,那不是天大的笑话,是天大的黑话。
      甲:我实在是无计可施,就看我对象按下玻璃,和那家伙理论。可他他妈的就是不讲理,还满嘴粗话。
      乙:惨了,的确是倒霉。
      甲:我正愁的发愣,心想给他得了,一千块,就当不小心丢了。花钱消灾吗。
      乙:那你给了没?
      甲:没,我正要给,我对象开门跳下车抱住那家伙的胳膊,又哭又闹的大声对着人群喊:“老公啊,你再黑也不能黑你老婆的车吧,再说,你成日里利用职务出去玩那些良家妇女,我都没有说什么;今天,我开车没瞅你们这帮交警在哪里,闯红灯了,你就这么对我,这公平吗?老公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,啊!你真么这么缺德呀。老公,你也太没人性了,你缺德呀你。
      乙:又来了,还是在机械厂里时候那么刁钻啊。牛,你对象牛。佩服,佩服。那家伙怎么着了?
      甲:那家伙先是愣了,后来撒腿就跑。就这样,我们没事了。继续走,继续走啊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