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(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www.9ixiangsheng.com)
当前位置:就爱相声网 > 相声剧本 > 相声《我要上春晚》郭德纲于谦相声剧本

相声《我要上春晚》郭德纲于谦相声剧本

时间:2017-07-10    点击:
    郭:大伙太热情了啊。
    于:哎。
    郭:把俩孩子吓着了。
    于:是。
    郭:俩孩子还小。
    于:刚出徒。
    郭:就是,我也知道这一喊“噫”啊,有的时候是好,有的时候也是往下哄。
    于:嗨~
    郭:回到家乡演出,心里特别的高兴!
    于:到家了嘛。
    郭:全国各地去了不少地,最愿意来的就是咱们天津
    于:那可不是。
    郭:这是我的家!
    于:家乡!
    郭:好多朋友都认识我。
    于:嗯。
    郭:但是对于于老师我们需要着重介绍一下。
    于:哎哟,太客气了
    郭:这个演员叫“于谦”.
    于:哎,是我。
    郭:说的不错。
    于:哎,不敢,谢谢大家
    郭:你瞧见了吗?大伙对你很了解。
    于:嗯,是这样
    郭:台上是真好啊。
    于:不敢当不敢当。
    郭:就这四门功课。 说,学,逗,唱。反就这回事吧。
    于:就那么回事啦?
    郭:不,关键咱得说人性
    于:关键是人品。
    郭:交朋友不能靠台上。
    于:对了
    郭:得说台下
    于:得实诚
    郭:就人家这人性
    于:您说一说
    郭:还不如台上呢
    于:嗨~~~我让你夸我来了是怎么着
    郭:我羡慕他啊
    于:还羡慕我?
    郭:相声说的好,还拍过广告。
    于:到是演过
    郭:演过电视剧。
    于:演过那么几部
    郭:演过电影
    于:是
    郭:经常的出任什么产品的代言
    于:哪儿啊?
    郭:最近接一大活
    于:啊
    郭:马上要为狗骑兔子形象代言人了
    于:啊???好嘛,我接这活有点不露脸啊可
    郭:所以的狗骑兔子上都喷一张你的相片
    于:哎呀嗬,那管什么啊?
    郭:提你,三块就走
    于:不提我,两块就走了
    郭:对自己得有信心
    于:我都贴那上了,我还有什么信心哪~~~
    郭:演过很多的戏啊,真好啊
    于:没有
    郭:当初有这么一个电视剧,叫《雷雨》
    于:哎,对!
    郭:哎呀,我特别喜欢这个戏
    于:好吗?
    郭:原因就是这里面有你
    于:我上这戏了
    郭:他在这里负责“雷雨”
    于:哎,这雷雨我怎么演呢?
    郭:就是一有下雨的戏,你拿个水管子在那滋。
    于:我干剧务~
    郭:最了不起的,当初周星驰有一个电影叫《大话西游》
    于:哎呀,太有名了
    郭:于老师在里面演出了
    于:啊,演了
    郭:牛魔王身边六百个小妖精之一
    于:您找的时候留点神吧,您费费心
    郭:啊,了不起啊
    于:都演这角,还了不起?
    郭:我什么时候能熬到你这样啊
    于:哎,您太客气
    郭:我打小说句良心话啊
    于:嗯嗯
    郭:不行
    于:小时候不好吗?
    郭:您看您各位今天捧我啊
    于:嗯
    郭:我当初,干不了这行
    于:哦,不适合干这个?
    郭:打小,同龄的学生里边,都比我强
    于:哎,就你最次!
    郭:我最次了我,怎么办呢
    于:嗯
    郭:包括学员们一块演出,我一上场,这观众们“哗”
    于:怎么回事?
    郭:全走了!
    于:走啦?
    郭:我一下场,“哗”都回来了
    于:哦,还真快啊
    郭:团长说,你别演了,你检场吧
    于:哦,改搬桌子了
    郭:我搬桌子一出来,“哗”观众们也走了
    于:嗬
    郭:我说我搬桌子,不说相声
    于:嗯
    郭:观众说了,看见你就不行!
    于:好嘛~~~,您这人缘也太次了
    郭:后来团长说,你就在后台拉拉大幕什么的吧
    于:哦,干杂活
    郭:别上场了
    于:别露面了
    郭:也别说,真有一个人找到后台,找团长
    于:哦
    郭:为什么不让郭德纲上场
    于:有愿意听您的啊
    郭:必须马上安排。
    于:有捧场的
    郭:他再不上场,我那冰棍全化了
    于:啊?等您上场,观众出去买冰棍去啊?
    郭:就是门口卖冰棍的给我拔疮
    于:哎呀
    郭:只有我说相声,人们才出去买冰棍去
    于:嗯
    郭:后来好容易毕业了
    于:熬出来了
    郭:跟着团演出
    于:对
    郭:也不行
    于:还不行啊?
    郭:相声和鼓曲一块演出
    于:这是花场啊
    郭:我们吃亏啊
    于:吃什么亏啊
    郭:唱大鼓的小姑娘一个个倒持的这漂亮啊
    于:哦~~~~
    郭:盘着头,烫着发,这搁一朵花,这搁一钗子,这挤俩红点
    于:哪挤红点啊!
    郭:这搁俩枣就是切羔啊
    于:嗨,把吃往脑袋上搁?
    郭:穿着各种颜色的旗袍
    于:对啊
    郭:那qi都开到胳肢窝了
    于:啊?披俩门帘子就出来了?
    郭:哎哟,那两边的票卖特别的好!
    于:那不是看大鼓的,那是看大腿的
    郭:少说这个啊
    于:不是这意思
    郭:留神人家告你去
    于:告谁吖
    郭:我就纳了闷了,我们有的演员他都凉调,他那唱根本就不够水平。词高了, 这记不住这玩意胡唱乱唱的
    于:都错了
    郭:还有人给上花篮呢
    于:对啊
    郭:他凉调,他能捡四十多花篮
    于:不少
    郭:我这么卖力气,我连个花圈都没有
    于:嗨,你不到岁数呢
    郭:气的我……哎? 有保安没有啊?把他弄出去,讨厌你,讨厌,太讨厌了这 人,这样的逮着都够枪毙5分钟的
    于:啊?那么长时间呢
    郭:我很不幸,您不要拿我开玩笑 你知道吗
    于:您接着说
    郭:我很不容易我 我就跟那团里我混这么长时间 寒了心了
    于:哦不想干了?
    郭:我什么时候能熬出来呀 我干点别的吧我
    于:您干脆就转转行
    郭:有一朋友说了,影视界你愿意不愿意
    于:您呢?
    郭:我一琢磨,这不错呀,影视圈我很喜欢啊
    于:对啊
    郭:头一天去了,导演就问我,这影视和相声可不一样 你做的到吗
    于:嗯
    郭:我说,我做的到啊
    于:哦,行!
    郭:吻戏你能演吗?
    于:接吻?
    郭:我说,太好了!
    于:哎呀嗨~~~~就等这个呢
    郭:我挺乐意的 导演也高兴,好,你要能答应就好
    于:哦
    郭:把那狗牵过来
    于:狗?!跟狗接吻啊?
    郭:气的我啊,这叫什么活啊这叫
    于:是啊
    郭:而且我在影视圈混了一段时间我就发现了
    于:啊
    郭:很多女演员为了上戏,都跟导演睡觉去了 哼
    于:到是有这种现象
    郭:实话啊,我看不惯啊
    于:是啊?
    郭:我很生气啊
    于:您有正义感
    郭:这个女导演太少了!!!!!
    于:啊?!哎呀嗨,您生这个气呀?
    郭:你们女演员有办法,我们怎么办啊
    于:哦~~~
    郭:是不是,苍天不负苦心人哪
    于:怎么了
    郭:终于有一个戏碰见女导演了
    于:哦~~~让您碰上了
    郭:她那年是三十六
    于:哦,也不算大
    郭:我那年是二十三
    于:哎,跟您比差不多
    郭:我一想,我为了艺术我献身吧
    于:您献身啦?
    郭:我洗洗澡,换换衣裳
    于:嚯
    郭:我找她去了
    于:是
    郭:当当当敲开门我一瞧这事还成不了了
    于:怎么回事
    郭:制片人在屋躺着呢
    于:嗨~~~您白费劲了
    郭:我什么时候我能混出来啊我
    于:澡也白洗了
    郭:我多咱混的出来啊我 我心里不是滋味啊
    于:是
    郭:来一朋友问我,广告你去吗?
    于:广告可快
    郭:快!
    于:对了
    郭:到那就完
    于:周期短
    郭:一天的工夫
    于:是
    郭:你的男一号
    于:哦,那不错啊
    郭:给你五千块钱
    于:钱不少
    郭:我一琢磨,这干的过啊 合适啊 不过人家说了,你需要啊,在北京化好了 装换上服装 你才能去
    于:这还急茬
    郭:拍摄地在东北长春
    于:哎哟,这远点
    郭:给我一张火车票,我先找化装师去 我说老师 我这个脸比较黑 您给化白一 点 化装师说,嗯~~~
    于:怎么了
    郭:你这还白呢 知道吗
    于:这还白呢
    郭:给我抹了这一脸这个黑啊
    于:哦
    郭:换上了黑棉袄,黑棉裤,黑棉鞋,黑手套,黑帽子!
    于:全黑
    郭:冲镜子一呲牙吓我一跳啊
    于:啊~~
    郭:这什么形象啊
    于:自己都害怕
    郭:拿着票,上火车,奔东北
    于:去吧~~~
    郭:上火车瞧见我,没有不害怕的,谁瞧我谁躲
    于:当车祸现场这么看的
    郭:借我身保安的衣裳,我穿上,我打他
    于:您穿上这没用,怎么那么害怕呢
    郭:不要把你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上
    于:是,我听着新鲜
    郭:我自己也难受
    于:啊
    郭:有一节车厢有一个犯人,匝着脚镣手铐,这挂在这 四个武警端着枪把着
    于:哎哟
    郭:我估计这个啊 一下火车就得枪毙
    于:重型犯
    郭:这人跟这 完了 颓废了 我打他跟前过 他看了我一眼
    于:嗯?好嘛~~~
    郭:他瞧见希望了
    于:他找着这意思了
    郭:到了长春,找着导演,我说我来了,我演这个
    于:对了
    郭:就等你了
    于:哦!
    郭:你的男一号
    于:赶紧
    郭:我说女一号在哪呢
    于:是呀
    郭:在那边的笼子里头呢
    于:笼子
    郭:我说笼子里边?我看看吧 我一瞧啊 有一猩猩
    于:哦,不是狗了
    郭:我说这不咬人吧?
    于:是
    郭:这是马戏团借出来的
    于:那行了
    郭:我的男一号,它的女一号。 我说导演,这没有感情戏吧?
    于:哎呀~~~~别想那么多了这就
    郭:没有哈,什么广告啊? 八宝粥!
    于:那好食品
    郭:把这猩猩放出来,我搂它肩膀,打开了我给它灌下去,然后冲着镜头这样
    于:哦一比画
    郭:完事
    于:这快!
    郭:太好了,我说赶紧吧 我等不了 来吧
    于:嗯
    郭:猩猩放出来,我搂它肩膀,打开八宝粥
    于:哎~~~
    郭:它比我手快
    于:是啊?
    郭:一把抢过去了
    于:嗯
    郭:按着我的脖子 吨吨吨吨吨~~~~
    于:就别抖搂啦```
    郭:完事猩猩冲镜头
    于:啊?它还比画哪?
    郭:我怀疑它偷看剧本了
    于:嗨,要不也没那么快
    郭:我说导演,咳,再来一遍吧
    于:呛一口
    郭:导演说没事!谁灌谁都行
    于:啊???怎么都行
    郭:那就完了吧。这个广告播出之后,很多观众打进电话来
    于:问什么呀?
    郭:问一问哪个是猩猩哪个是人?
    于:人家都分不清楚啊
    郭:我说他让我穿黑棉袄黑棉裤呢
    于:哎对了
    郭:攥着五千块钱回北京
    于:挣钱就行了
    郭:我有了钱了 这回我买方便面了我能够
    于:能吃饭了~
    郭:我有饭了我 这个朋友又找我
    于:干吗
    郭:说,你这样知足是不对的!
    于:怎么了
    郭:必须要往上发展
    于:再往上怎么发展
    郭:你得上春节晚会啊 你才能红,才有能腕!
    于:哦~~~
    郭:我说 我也不认识人家啊 我找谁啊
    于:是啊
    郭:你甭管了 我认识春节晚会的导演
    于:哦,见导演?
    郭:我把他请来 你们见一面
    于:好
    郭:我不能白帮你这忙
    于:怎么办
    郭:你给我五千块钱!
    于:五千?~~~
    郭:我一琢磨我刚挣了五千~我还得买方便面呢我
    于:哦,呵呵
    郭:别废话,你成名要紧!一把把钱抢过去了
    于:嗯!
    郭:带我去见导演
    于:去吧
    郭:我一瞧,这是假的!
    于:怎么见得呢
    郭:骗子
    于:凭什么
    郭:不是导演
    于:你怎么知道
    郭:他连大胡子都没有
    于:嗨~~~
    郭:我这朋友说了,闭嘴!闭嘴!别胡说八道的啊,大胡子逮起来了
    于:哎哎哎对!别提这茬了
    郭:这不能提,现在不让说,不让说
    于:嗯嗯嗯
    郭:我说导演,您好,我要上春晚,我要成一个大腕,我很了不起了就
    于:说心意
    郭:导演说这你来晚了
    于:您哆嗦什么?
    郭:有身份都得这样
    于:没听说过
    郭:你来晚了 这你先在这干活吧 擦擦桌子 搬搬椅子 弄个水 送个盒饭 扫个 地 你这样 给我溜狗
    于:溜狗也管?
    郭:就这破狗 走一步一停 走一步一停 我给领到钟表店去了 我说师傅 这 走一步一停 没事 擦擦油泥就好了
    于:狗有擦油泥的吗?
    郭:把狗牵回来把导演乐坏了 呵~~这个忙可是帮大了 行了, 你留神吧 看 哪个节目你能上 你言语一声吧
    于:出口了
    郭:我一看,有京剧 这不好蒙
    于:怎么
    郭:京剧难蒙,你说你唱戏的,弦一响你算傻了
    于:哆嗦上了
    郭:有武术表演 真刀真枪 这玩了命了
    于:不张眼
    郭:有这个芭蕾舞 这也不能蒙 掂脚尖 你能站半个小时
    于:你不掂脚尖你也不像啊
    郭:我那枪哪去了?
    于:哎呀嗨~~您就甭蒙这个了 您找点能干的
    郭:我一看就说相声能干!
    于:相声啊?
    郭:现场有一四百人合说的相声
    于:哦,四百人??
    郭:四百人大群口相声!
    于:嚯
    郭:就这场景啊~~没八十万下不来
    于:那么贵啊
    郭:这弄的假山 跟真的似的 这有俩飞机
    于:飞机?
    郭:底下有水 节目一开始 打这山上蹭蹭蹭跳下一百个说相声的来
    于:哎哟
    郭:都背着降落伞跳下来 这边水里钻出一百个来 这边飞机扔下一百个来
    于:费多大劲
    郭:最后拿洋车拉上一逗哏的演员来 这演员下来对观众们说 观众朋友们我 想死你们啦
    于:嗨~~~就说这么一句
    郭:四百人站齐了, 有一个人带着说 我说一句话你们大伙把他翻过来啊
    于:哦?
    郭:给大家拜年我很高兴
    于:对
    郭:这三百来人 一块 很高兴给大家拜年 一鞠躬 完啦
    于:完啦?
    郭:我说这行啊 这缺心眼都能来这个啊
    于:这不算什么啊
    郭:就是这的相声好说 我说导演 我求求您 这我来吧这个 按说我这智商 这没问题
    于:对对对
    郭:那你等会吧 这四百人打六月份就跟这盯着
    于:嚯
    郭:说有一个人不干的 你来
    于:你补这缺
    郭:我天天盼着啊 这帮缺德的 也不说出点事
    于:你都盼什么啊
    郭:有一个不干的 我不就盯上去了嘛~~天天的等 天天的盼
    于:等着吧
    郭:这活没等来 别的活等来了
    于:什么活啊?
    郭:那天现场彩排 四千人的现场 跟这正忙活着呢 有一个观众生孩子
    于:那生孩子?
    郭:一大姐 大肚子 你说,哎呀 都这个月份了 你回家生孩子去
    于:凑什么热闹
    郭:这乱了烘烘你跟这 你说她这要生孩子 我赶紧打电话吧 一会车来了 我 还得 扶着她背着她 弄车上去 回来这收拾
    于:全是你的活啊
    郭:忙完了之后我的机会可就来了
    于:什么机会啊
    郭:彩排到这四百人的相声 由打山上下来这一百人 背着降落伞
    于:是是是
    郭:有一个人的降落伞没打开
    于:啊?
    郭:脑袋冲下 碰!
    于:哎呀~~~~
    郭:万幸啊
    于:哦,没事?
    郭:死了~~~
    于:死了叫万幸啊?
    郭:我太激动了 老天爷给我机会了 太好了
    于:哎呀
    郭:我找导演去 导演 这短一个 我来这个
    于:哎,赶紧
    郭:你来晚了
    于:怎么
    郭:把他推下去那人已经替他了
    于:嚯,这太残酷了吧
    郭:我什么时候能熬出来啊
    于:哎呀
    郭:急的我没法没法的
    于:是是
    郭:我找我那朋友去 了
    于:干吗呀
    郭:退钱
    于:不干啦?
    郭:把那钱给我
    于:赶紧
    郭:不干拉 一天到晚的净干活了
    于:是
    郭:哪当演员了 成岁催了 我这个
    于:没正事
    郭:我又擦地又拾屋子那大姐生孩子还我给弄的 我怎么的我
    于:嗯
    郭:把钱给我
    于:不干了!
    郭:他乐了
    于:嗯~
    郭:你呀 缺心眼
    于:怎么了
    郭:你是不是想上春晚
    于:当然啊
    郭:你是不是想成名
    于:废话!
    郭:你首先要学脸皮厚 你得不要脸才行呢你知道吗?
    于:啊??是啊
    郭:你这多咱能成腕啊 就你这个性你干不了这个
    于:那怎么办
    郭:我说 我就脸皮薄 拉不下脸来
    于:嗯
    郭:找老师去
    于:还有教这个?
    郭:找人教你
    于:谁啊
    郭:谁教我? 谁脸皮厚啊
    于:嗯
    郭:想了想
    于:谁呀
    郭:哎?现场生孩子那大姐可以
    于:哎对!
    郭:四千多人看她生孩子
    于:人不在乎
    郭:这得多大能耐
    于:对了对了
    郭:我买点东西我看她去
    于:瞧她去
    郭:我到家一瞧 正坐在炕上哭呢 哎呀~~丢人丢大了
    于:也嫌害臊
    郭:我说 大姐 别往心里去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四千多人看我生孩子 太丢 人了
    于:是
    郭:我说这不算什么 那年申奥成功 天安门头里边有一人同着两万多人生孩子
    于:是
    郭:哎呀~~~~那也是我!
    于:全是她啊??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