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就爱相声网(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www.9ixiangsheng.com)
当前位置:就爱相声网 > 相声剧本 > 相声《我是文学家》郭德纲于谦经典相声剧本

相声《我是文学家》郭德纲于谦经典相声剧本

时间:2017-07-10    点击:
    郭 :人不少,呆会给你们一人写副字,今天有不少人求字来的。
    于:求您的字?
    郭:你不知道?
    于:知道什么啊?
    郭:你不认识我啊?
    于:不认识。
    郭:你不看报啊?
    于:报上有您?
    郭:yeah!?
    于:这什么感叹词呀?
    郭:我对你很失望啊。买的,挂历什么的,月份牌。
    于:您,上挂历,月份牌儿?
    郭:你得淆习啊,同志。不淆习你就落后了。
    于:啊。我真没看过。
    郭:我在写这个方面是专业啊。
    于:写什么啊?
    郭:什么都写。
    于:写书法吗?
    郭:都写。
    于:毛笔呀?
    郭:都有,毛笔钢笔,铅笔,都写。
    于:铅笔都写啊?
    郭:大文学家。
    于:哪个文学家写铅笔?
    郭:我是一个闻嚎啊。
    于:您?
    郭:你闻闻我。
    于:啊?.
    郭:闻完你嚎去。
    于:这么个文豪啊!
    郭:我这个学问哪,上这么多年学,上大学。
    于:您哪个大学啊?
    郭:你管哪?!你不怀好意!你不怀好意!
    于:这有什么不怀好意的?
    郭:我凭什么就得告诉你啊?管得着吗?
    于:我关心您啊!您哪学校的?
    郭:我,清华的。
    于:华清池的?澡堂子出来的?
    郭:你瞧他脸长的啊!可恨!你说那是西大桥那儿。
    于:您不是那儿?
    郭:我们是邮政书店对过儿。
    于:一样!那一个地方。
    郭:哪儿?
    于:华清池啊!
    郭:呸。后头,华清池后头。池子后头。
    于:烧锅炉?(郭怒)得热水吗!
    郭:锅炉后头。
    于:倒脏土?
    郭:你小瞧人!咱打小上学,上这么多年淆,上葱花大学。
    于:您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葱花大学?不是清华吗?
    郭:啊,对啊!葱花,葱花,葱花大学!管着吗你,问这个干嘛?
    于:您记住了啊,清华大学,以后这么蒙人家啊!
    郭:(大声)清华!对吗?
    于:对。
    郭:清华,咱是那的大学生!
    于:啊。
    郭:琴棋书画,锛凿斧锯。
    于:锛凿斧锯?
    郭:学吗,大学什么课都有。
    于:上什么课啊?
    郭:写字懂吗?书法!
    于:呵
    郭:哎,每天我都得写,(模仿写字的动作)……写完了以后就拿出去卖。
    于:噢,您这作品还卖呢?
    郭:嗬,你瞧,那玩意儿弄出来不就是为卖的吗?
    于:那您的作品在哪个画廊卖呀?
    郭:……哎,你怎么知道我那块儿有发廊?
    于:什么发廊啊?!我问你画廊!
    郭:画狼?不,我……我不画狼,我……我就写字儿。
    于:这位什么耳朵?!我问你呀。
    郭:啊?
    于:平时你写出来的东西都在哪儿卖?
    郭:噢,你问平时啊,平时……平时就在大街上卖!
    于:大街上?
    郭:对了,小区门口,都行。
    于:怎么这地方?
    郭:为人民服务吗!为满足老百姓吗。我们从加班加点,早上一睁眼那,排队等着。求字的人都满了,这儿站着,我在这等着。
    于:都排队?噢……那……您多少钱一张啊?
    郭:外行不是/字有论张的吗?
    于:字不是?
    郭:裱好了。
    于:那论什么呀?
    郭:论卷!
    于:……论卷?
    郭:哎,我们那作品都一“卷”,一“卷”的。这个赶上中午吃饭人多还行,平时也就一天百十块钱。
    于:写字挣得?
    郭:当然我,们这个也不辛苦,几分钟就一卷。
    于:几分钟就一卷?
    郭:比如说吧。
    于:啊。
    郭:我正在路边儿这儿站着呢。
    于:噢。
    郭:买字儿的人来了。
    于:哦。
    郭:(模仿)“哎,师傅,来二十串。”“好嘞!”
    于:啊?二十串?不论卷吗?
    郭:二十卷二十串,差不多。把钱接过来得给人做纸。
    于:纸还现做啊?
    郭:那对的起人那五毛钱那。
    于:五毛钱?
    郭:你打算卖六毛?你要疯?都卖这价,你得对的起老主顾。
    于:太便宜了,人家书法家都成千上万哪。
    郭:咱是面向工薪。为老百姓着想。先做纸。
    于:做宣纸?
    郭:什么宣纸啊,我们不做宣纸。
    于:那用什么纸?
    郭:我们用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“肉纸”.
    于:啊?肉纸?
    郭:一般的纸都是树做的,不环保!那是植物纤维。
    于:您哪?
    郭:用动物纤维!
    于:动物纤维?
    郭:羊身上的,牛身上的,鸡身上的都行。
    于:啊!牛羊肉?
    郭:买一大块,洗净切块,这动物纤维做经线。
    于;纬线呢?
    郭;用铁丝。
    于:铁丝?
    郭:结实啊。穿好了,连起来,往那一放像秦朝竹简一样。
    于:(如有所悟,鄙夷地)奥。
    郭:拿我那笔,刷颜料。怕不干,底下字台生火烤着,上边拿扇子扇着。前边有几个砚台,铁的,搪瓷的。装的墨粉,有甜有咸,有时候抓有时候刷。“要朱砂不要?…少来,好!”
    于:吃多了对嗓子不好。
    郭:我拿着毛笔在上面写起来,常翻面,写好了,落了款,卷起来“拿好!下一位!”大书法家!
    于:烤羊肉串的!
    郭:讨厌!
    于:您让大伙儿听听,这不是烤羊肉串的嘛!
    郭:什么呀,什么呀,这是做纸,然后我在上头写字儿。(模仿刷的动作)
    于:这不刷酱嘛?!
    郭:谁说刷酱了?谁说刷酱了?你看我这相貌仪表,风度气质,我像烤羊肉串的嘛?
    于:……还真像!
    郭:你才像呢!我们是做学问(提裤子)!
    于:手脏了可不能做吃的。
    郭:我们有抹布!
    于:是啊?
    郭:做文章吗,我们都是葱花大学的吗。
    于:还拽哪?
    郭:瞧不起人,?!我们校长,经常来辅导我们功课。 “你这个纸啊,做得再厚一点儿”.
    于:薄了不解谗啊。
    郭:“你这个,墨少点儿。”
    于:对,多了齁人!
    郭:……你老拿我打镲!你瞧不起人!你瞧不起人!
    于:哼。
    郭:你打听打听,你打听打听,有多少大人物曾经去我们学校参观访问,称赞我们学校有人才,好!
    于:就你们还接待过名人呢?
    郭:那怎么了?
    于:都谁去过啊?
    郭:日本有一位小泉纯一郎,知道这人嘛?大政治家。
    于:知道啊,现任首相。
    郭:就曾经来过我们学校访问!
    于:是啊?
    郭:小泉在日本,看报纸,一瞧,哈尔滨有高人,叫王峰,文章非常可口,他爱好中国书法。
    于:还挺谗!
    郭:在东京那边,买长途火车票,“到哈尔滨的。”
    于:呵,太长了吧这个,那掉海里了。
    郭:火车站下车,倒11路公共汽车,来我们学校。
    于:道还真熟!
    郭:到学校门口,我们正做早操哪。
    于:早操?
    郭:练字。
    于:别提那字了。
    郭:一人一个写字台(动作)。一看小泉来了同学们都很热情,推着字台就来了:“来几串?”
    于:再把小泉吓着。
    郭:不着急,不着急,都要品尝。
    于:小泉饭量不小。
    郭:唉,我们校长陪同着小泉参观。
    于:嚯!还挺隆重!
    郭:校长叫我们,“别乱别乱!都站好,站好。今天呀,咱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小泉先生来咱们学校访问,咱们大家欢迎。”
    于:嗬!
    郭:小泉冲我们点头致意,然后说“尊敬的校长,各位同学,大家好,今天小泉很荣幸,能够来到贵校访问。”
    于:为什么呢?
    郭:“众所周知,贵校历史悠久,声名远播,别具一格,独具特色。今天到贵校,就是想亲身体验一下贵校的‘风味'.”
    于:噢,想了解一下你们学校!
    郭:小泉对我们校长说,“校长,我有个提议,不知尊意可否?”我们校长说,“您请说吧。” 小泉说:“久闻贵校人才济济,藏龙卧虎,我想出个题目考一考这些学生,不知您意下如何。”
    于:哦,想出题考考你们。
    郭:我们校长说,“您太客气了,您请出题吧。”多胡涂,你不该答应人家啊。
    于:怎么了?
    郭:人家是外国元首啊,你说你弄咸了,齁着他不合适。
    于:您这跟题有关系吗?
    郭:可校长答应了那写吧。小泉拿一粉笔头蹲地下写诗。(动作)
    于:(拦郭)蹲地下写?黑板哪?
    郭:研究生才有黑板哪。
    于:咳。
    郭:写完了小泉扶着这儿:“看着啊,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,多,少。”
    于:多亏是五言,要是七言大胯非掰了不可。
    郭:讨厌。大伙一看,别闲着了,都点火。
    于:跟这诗都不挨着。
    郭:我们校长站在一边儿小声嘱咐 “诶,诶,今天这纸可得厚点儿啊!”
    于:对,让你们多搁点儿肉,款待小泉!
    郭:“好嘞!”,我们同学个个是争先恐后,先把纸做好,然后饮饱了笔,刷刷刷刷,一人对诗一首,往跟前儿一送,“来!来!您、您来我这个!”“您来我这个!”……
    于:瞧这乱乎劲儿!
    郭:要不说还是人小泉有涵养,有水平,冲我们一鞠躬,“诸位同学。”
    于:还同学呢?!
    郭:“不要慌,大家的作品,小泉一定会挨个儿品尝。”
    于:(敷衍地)哦,品尝。
    郭:先拿起头里这个同学的作品(模仿咀嚼动作)“嗯……这个墨研洇了。”
    于:酱抹多了!
    郭:又走到下一位同学跟前儿……(模仿)“嗯,这个纸的厚度不够。”
    于:这是放少了。
    郭:继续往前走……(模仿吐)这个落款,朱砂重了些。
    于:好嘛!辣椒放多了!
    郭:鉴赏了四百多份文章,就吃到我这个,堂堂堂吃完了眼睛直放关光啊,“……嗯,好!好!好!此篇华翰是哪位才子的文章?”
    于:问是谁做的。
    郭:我赶紧过来了:阁下,我写的。好啊,可称饱学鸿儒啊,可能照此文章再烤一篇?
    于:这话都说滚了。
    郭:区区不才这有何难?(动作)
    于:写得真够快的!
    郭:小泉一对比,是分毫不差,一点儿没错。 还没等说话呢,就听“叮铃铃铃……”
    于:什么声音呀?
    郭:小泉手机响啦!
    于:噢。 郭:(模仿小泉,右手拿着手机,左手捂着耳朵,边走边找信号状。)“喂!喂?……靠!”
    于:小灵通!
    郭: “喂?……啊,我是小泉。喂?喂?(躺下,于扶郭)这回好点了,噢,布什,布哥!啊,你好你好……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了,你手机没充值啊。
    于:都这麽仔细啊?
    郭:我…你…萨达姆不是…扎卡维都死…拉登…啊,xxx哪!!
    于:有我什么事?
    郭:恩…恩…恩恩。恩。恩
    于:过火车哪?
    郭:好。
    于:打完了?
    郭:打完电话,又走过来,向我们校长说道:”校长,刚才是美国的总统先生的电话。“
    于:嚯!
    郭:”布什说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公开聘请一位“超等总理”,我看令高足王峰君,饱学鸿儒,着作等身,风味独特,有浓郁的新疆风味,我看他去挺好,不知校长意下可否?“
    于:啊?就凭这首诗就推荐你去当超等总理了?!
    郭:校长一听, ”好,您多栽培!“我一听吓坏了,地不熟,我可不愿意去呀!
    于:(急切地劝)唉,超等总理,那可不小啊!你就赶紧答应下来上任去吧!
    郭:什么呀,贼累,还不挣钱。
    于:不是超等总理嘛?!
    郭:就是抄着扇子等着,总也没人理!
    于:还是烤羊肉串的啊!
    作品文本2(藏秘排油版)编辑
    郭:来了不少人。
    于:是!
    郭:楼上楼下十几万人。
    于:啊?哪有这么些人呀。
    郭:有十几个姓万的人。
    于:咳。
    郭:来是干嘛来了呢?听于谦。
    于:哪啊,听相声。
    郭:相声好,抨击丑恶,藿香正气。
    于:怎么还有药啊,这里边?
    郭:怎么说?
    于:弘扬正气。
    郭:弘扬正气。有人说了啊,相声庸俗低俗,它是错误的。
    于:那不对。
    郭:这是真正的杨村白雪。
    于:杨村白雪?
    郭:杨村啊,过了北辰没多远就是。
    于:咳!
    郭:它还不到廊坊。
    于:行了……别说了,阳春白雪。
    郭:阳春白雪。
    于:对。
    郭:好,好好地干,错不了。
    于:我谢谢您。
    郭:这么些人支持你呢。
    于:对!
    郭:又发展。当然了,多看书。
    于:哎,多学习。
    郭: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。
    于:那一定,那一定。
    郭:相声演员嘛,从小学艺的居多,他没又按部就班地去上学。
    于:幼而失学。
    郭:他跟我们是又区别的,我们这个上完大学的,然后高学问啊,做研究啊,跟说相声的不一样。
    于:哦……
    郭:呵呵……
    于:哦,您还上过大学?
    郭:对,我喜欢念书,我也喜欢看文章,我也喜欢上网,我对您我很关心。
    于:是吗?
    郭:我又时去网上查您的资料。
    于:网上又我不少的文章。
    郭:我还上过你的嫖客。
    于:您还上过我的嫖客?
    郭:对!
    于:咱这得论干姐们儿了吧,这个?博客,知道吗?
    郭:胡说八道你这是。
    于:废话,上博客。
    郭:上……上博客。
    于:咳!
    郭:上过博客。看过不少您写的东西。
    于:是。
    郭:我发现网上好多人都点你。
    于:咱们这么别扭啊,这句话?好些人都点我?
    郭:对。
    于:哦,那您告诉他们我不出台。
    郭:导致你客户的不满。
    于:哎,谁说的。没有您这么说话的,您这太简练了。
    郭:点……?
    于:点击。
    郭:点你就是点鸡?
    于:咳!
    郭:这讲不清楚了。
    于:是讲不清楚了这个。
    郭:这么回事?
    于:太乱了,这个。
    郭:你说。
    于:什么说,点击率您不知道吗?
    郭:怎么还绿啊?
    于:不绿!
    郭:您就看这个没上过学的人,他跟咱们怎么比?
    于:性啦!
    郭:我们这个上过大学的人,侃侃而谈,这没上国学的人,他们就是素质不一样。这么些年,我们搞这些个学问,我们,当然,这一门也是很寂寞,这搞学问来说吧,他首先说……
    于:您先等一会。
    郭:你要有一个清醒的头脑。
    于:啊,是,这个您还上过大学?
    郭:对。
    于:呵呵……
    郭:哈哈……
    于:哪个大学毕业的?
    郭:搞学问的这些年来说吧,确实不容易。
    于:没理我?
    郭:外界的繁华你看不到。
    于:不是,咱不说这个。
    郭:你要一心一意……
    于:咱先不说繁华,那就。
    郭:啊……
    于:哪个大学毕业的呀?
    郭:搞学问的这些年来吧,我们也确实是很辛苦,因为什么呢?
    于:我没问您辛苦不辛苦,我问您的话,您得回答我。
    郭:你说,你说。
    于:是啊,那个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呀?
    郭:说完了吗?
    于:说完了。
    郭:该我了。
    于:您说吧。
    郭:搞学问的这些年吧,你要……他搞学问不是搞破鞋,你知道吗?
    于:废话,这不是!
    郭:我们先搞学问,
    于:后搞破鞋,是吗?
    郭:不是,然后也搞学问。
    于:您就别说学问了。
    郭:我们以搞学问为主,
    于:哦,以搞破鞋为辅?
    郭:讨厌啊,你这人!
    于:您说的呀,您说……
    郭:你说话很秧脏,你知道吗?
    于:秧脏啊?
    郭:囊,囊脏,
    于:哎呀,呵,我就想弄清楚这事,您哪学的呀,您这是。
    郭:看出来了吧,说相声人的素质很低下!
    于:怎么低下了?
    郭:他嫉妒能人啊!
    于:怎么嫉妒了?
    郭:他瞧见别人上大学,他恨啊!他没上过大学,他心理其实也想,哎呀,我要是上过大学多好啊,或者我爸爸上过大学,我多痛快,是吧?
    于:别,别往那么说,行不行?
    郭:他看见别人上大学,他嫉妒,
    于:我问问,
    郭:你甭跟我弄这套,你一张嘴我都能看见你内裤上的花!
    于:哎……哎呀呵!
    郭:知道吗?跟我弄这个。
    于:我这个太直爽了,我这人。
    郭:我告诉你,做人要有一个很平和的心态,
    于:我没不平和啊。
    郭:人要大度一点,别这样,没意思!
    于:我怎么了我?
    郭:自古常言说得确好,”海纳百川,有人乃大!“,知道吗?
    于:哪有这话呀!
    郭:心胸宽广一点。
    于:别说了,还有人乃大,您说的那是黄金甲,知道吗?跺什么脚啊,跟这?
    郭:你太秧脏了!
    于:哎呀,甭秧脏啦!
    郭:你篡改这些个名句!
    于:还名句?
    郭:海纳百川,有人乃大!
    于:有容乃大了嘛!有容乃大,无欲则刚,是这么句话,知道吗?
    郭:有容乃大?
    于:对!
    郭:有容是谁媳妇?
    于:哎……啊,非得是一女的是吗?
    郭:男的怎么能……
    于:奶大呢?我把您这接着问出来得了。
    郭:讨厌,你很讨厌!
    于:你太秧脏了,我告诉你!
    郭:太讨厌了,太讨厌了,我这个,做学问……哈哈……(观众起哄)谢谢大家!
    于:谁谢谢?!什么谢谢?
    郭:到底谁乃大?
    于:谁也不大,
    郭:讨厌!
    于:有容乃大!
    郭:有容,有……
    于:有容人之量,才好,是这么句话。
    郭:有容人,有……量?有容量,容量大?讨厌啊,你说这个……
    于:咱说点那有学问的话成吗?
    郭:你说的这个,我都饿了,我告诉你!
    于:哎呀呵!我还真没想到您还吃到这岁数!
    郭:呵呵……太讨厌了。(观众起哄)谢谢大家的鼓励!
    于:什么呀,这没羞没臊了,你这人都!
    郭:不是,这不是探讨吗,咱们俩研究嘛。
    于:是啊,咱说这个。
    郭:乱了套了,
    于:是,我跟你,
    郭:不挨着,胡说八道你这是。
    于:有容乃大,说,说准了吧。
    郭:有容乃大!
    于:对了!
    郭:对吧,行,完了吧,
    于:什么就完了呀。
    郭:搞学问的这些年……
    于:别说,你别往下讲了,
    郭:还没忘呀,你?
    于:哪啊,废话,问你哪个大学毕业的。
    郭:你管得着吗?
    于:什么就管着,你这……
    郭:你这记性也太好了,问你……
    于:咱问问话,聊天嘛。
    郭:就是我们那个大学嘛,
    于:是哪大学啊?
    郭:很重要吗?
    于:问问吗,可不是很重要,都想知道啊。
    郭:这不就结了嘛
    于:是啊,那您说啊。
    郭:啊,可以啊,
    于:说吧。
    郭:我就是那个**大学的。哈哈,我们这个……
    于:滑过去了到这。
    郭:很多我们的同窗。
    于:什么同窗啊?
    郭:当时在学校,我们一块……
    于:别说了,没听清楚,哪个大学毕业。
    郭:你这耳朵有毛病啊。
    于:嘴有毛病,哪个大学。
    郭:可以啊!
    于:说啊。
    郭:我是……什么……恩……我是……青华的。
    于:咳!
    郭:这个有枪毙的罪过吗?我是青华的!
    于:呵……青华池的吧您?
    郭:哼!你很讨厌啊,你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。
    于:我没不平和。
    郭:海纳……不说那个了。
    于:对……千万别说了,您这个。
    郭:我们学校是有澡堂子,
    于:是啊!
    郭:不可以吗?
    于:可以啊!
    郭:你上我们学校看看去,是客人来了,访客来了,上边做研究的老师们来了,他可以脱了,但是我们必须要穿一裤衩!
    于:对……咳,明白了,您是那搓澡的是吗?
    郭:讨厌!
    于:青华池?
    郭:不是,我在,我在池子那边我。
    于:烧锅炉?
    郭:锅炉得往后一点点嘛。
    于:倒脏土?
    郭:土……
    于:您老跟这池子……
    郭:你躺下,你躺下,
    于:干吗?
    郭:我弄不死你呢!
    于:这就要搓啊,您?
    郭:我借给盆我泼你!
    于:您这工作就这么两道程序吧?
    郭:你,你怎么跟大学问人说话呢,你这是?
    于:大学问老抄毛巾干吗呀,您这个?
    郭:直接的搓不下来。谈不妥嘛。
    于:您倒是说点学问的事啊。
    郭:可以啊!你遇见我了,这是你祖宗积德了,知道吗?
    于:我啊?
    郭:我都羡慕你,
    于:怎么啦?
    郭:你这么年轻就认识我啦?
    于:我倒没这感觉。
    郭:你心态不对。遇见我了,这就是高人。
    于:您?
    郭:有不会的可以问一问,长知识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知道吗?
    于:您这可全是低处,知道吗?
    郭:你,你只要一问我,我会多少,我绝不保守,有多少,我哇……!
    于:别,呦……
    郭:都……你接着,你接着,
    于:我不接着!
    郭:热热乎乎都是你的。
    于:行了!
    郭:你弄家走,真的。
    于:行了,您这学问太脏了,知道吗?
    郭:知道吗?
    于:别说了!
    郭:人应该上劲,年轻人,你是清晨两三点钟点的太阳。
    于:啊,那我还有点亮没有了?
    郭:要上劲,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。
    于: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?您这人兼职太多了,知道吗?还干点什么的不干?
    郭:你怎么……你看见我你怎么不崇拜我?
    于:我干吗崇拜啊?
    郭:你怎么都不哆嗦呢?
    于:我……啊?我搓澡的哆嗦什么啊?
    郭:不是,哎呀,你……我要是个娘们早爱上我了,
    于:哎呀咳,您太自恋,知道吗?
    郭:你有什么不会的,你问一问我,当面我给你解释一下,咱们俩好好,我们探讨。对不对?
    于:别搓了,泥都下来了。
    郭:探讨一下嘛。
    于:您说说,您会什么呀?
    郭:天文地理,医卜星象,自然植物,历史地理,生理卫生,这都行,知道吗?
    于:啊,还有生理卫生?
    郭:这,这都会,诗词歌赋,古典文学,什么叫唐诗,哪个叫近似,什么汉朝文章,什么叫瓦匠,对吧!
    于:行了……
    郭:车工,修自行车,这个……
    于:我,我不学那个!
    郭:讲一讲唐诗的来历,唐诗和糖尿病的关系,怎么回事……
    于:没关系!
    郭:糖大夫,对吗……
    于:没有关系这个!哪啊,就扯上关系!那您就讲吧,我问问您,
    郭:啊……
    于:诗词歌赋,咱们说说吧。
    郭:学那玩意没用。
    于:啊?
    郭:你看,一句话解决你心中的疑惑。
    于:解决什么疑惑了?
    郭:你这辈子不问了,学那玩意没用。
    于:您就这么教学生的啊?人一问,你就学那玩意没用就完了?
    郭:可以啊!
    于:什么可以啊?您得细讲一讲啊。
    郭:细讲一讲,因为这个东西它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讲清楚的。
    于:您可以简练。
    郭:我们单讲诗,我们,我们最少就得一个钟……你如果再听……
    于:一个钟啊?
    郭:再听咱们再加钟,再加钟。
    于:行了……您是按钟收费的呀?
    郭:45分钟嘛,一堂课嘛。
    于:豁……没准您还真上过我的嫖客,我跟你说说。
    郭:于谦乃大!
    于:去!
    郭:有谦乃大!
    于:没有!哪有这话呀。
    郭:不是,就说这个意思嘛,
    于:不是,您就单讲细……
    郭:单讲……唐……诗嘛,必须要湿……
回到顶部